太上老绫子

画画吃藕 写文魔性
诚信赶稿 绝不填坑
今日紫微星变 主衰晦 忌绘画 宜打游戏
老夫打游戏去也

【鹰击长空】主喻黄全员向校园paro

前言:
这个文呢,是主喻黄的现代或者未来风格的校园故事,主竞技向和搞笑向,然后呢,因为是校园所以大家都很年轻。
然后呢,学园叫荣耀学园,分别有各大院校,相当于高中大学结合起来。
想写这个文是因为第一我吃喻黄这对cp第二我很想把自己的一些脑洞合起来弄一个长篇文章(说到底是为了玩)
写着写着估计就没有动静了(每次发文都没人看的痛苦QwQ)
---------------------------------------------------------
00所谓的楔子

嗯,没有简介,没有浪漫的开头。
好的开始吧。

1.
当黄少天拎着包拖着一大行李箱来到校园的时候,他懵了。
眼前行人络绎不绝,没有一个看起来像是学生。
“卧槽我明明开了导航啊,这什么情况,为什么显示我已经到了还是这个样子啊,这校门到底在哪里啊?”
心中吐槽汇聚成十万字作文。

其实他填报志愿上面的四个字荣耀学园远远超出了它在纸上的那几平方厘米。
毕竟是初中高中大学一体化的大学城嘛,小不到那里去。

于是黄少天脸上写满了懵逼,在明媚的阳光中一点也不幸福地走着。
这鬼天气,真热。
然后他看到了正在从私家车上走下来的少年。
看起来有点有钱。
看起来有点年轻。
看起来像是学生。
就差一个荣耀学园新生的属性了,完美。
黄少天摸索着机会启动自己的问路计划。

喻文州刚下车就接到了父亲的电话。
“喂,爸,嗯,嗯不用送了,”喻文州说,“校内公共交通很发达的,我自己可以拿行李。叔叔今天有事呢,啊,对的,好的,不用送了我自己可以的。那就这么说,挂了。”
刚挂电话喻文州就看见不远处一双闪闪发光的眼睛。
不由心中颤了颤。

结果那双眼睛更亮了。
喻文州看了一眼掉头的车,打开手机发短信:“李叔今天多谢了。”
抬起头他差点被吓着。
那双明亮的眼睛,一直在看着他。
而且凑得更近了。

“同学……请问你有什么事情吗?”喻文州一边压制住内心深深的疑惑一边露出标准的微笑。
“你知道荣耀学园吗大兄弟!”黄少天激动万分。
这孩子看起来像是在传销啊?!

“是这样的,我不知道荣耀学园的大门口在哪里,第一次来,我想问你知不知道路怎么走啊?”黄少天继续问道。
哦,同级生,喻文州心里有数了。
而且一看就不知道学园本身实际上
是没有校门的。

“我们已经在学园内部了。”喻文州解释道。
“什么!那校门呢,校门在哪里?”黄少天大吃一惊,随即露出狐疑的表情,“这里面一点也不像学校的样子,快说,你是不是骗我?”
这孩子出口有点惊人,喻文州心想。

“荣耀学园是按照英国大学城来设计的,一座城几乎就是一所学校。”喻文州继续耐心地解释道。
黄少天点头:“那我们在哪里学习?这里看起来和商业街没有区别啊。当时填报志愿的时候不知道原来这所学校这么厉害啊。”
怎么听起来怎么有种不负责任的感觉,喻文州心想。
“哎同学你叫什么名字啊?是哪个学院的?学什么专业啊?”黄少天迫不及待地问。
喻文州想了想要不要告诉他实话以免不必要的麻烦,但还是诚恳地说了出来。
“我是蓝雨学院的,喻文州。填报的志愿是物理机械动力控制。”
“哎巧了我也是蓝雨的!哇塞好激动遇到了同学!同学!我报的电子信息处理和物理自动化动力控制,不知道能不能和你分到一个班……”
于是喻文州和黄少天的奇妙之旅开始了。

但是黄少天不知道的是,荣耀学园非常蛋疼的设定就是即使是不同院校的学生,高中三年主选学科相同的同学是要在一个教室里上课的。
而且因为需要分班考试,依照分班考试的分数来自由选择课程,所以并不一定能上志愿的学科课程。
他都不知道。

“黄少天同学,请问是什么让你选择了荣耀学园这个非公立学校?”
“啊,我的分数到了啊,也到达奖学金的分数线了,而且这个学校排名不错就这么填了呗。”
艹,太果断了吧,初中班主任心想。
这孩子明明能上东高为什么偏偏要选这个死坑的学校(虽然毕业生素质都很高),明明能好好学习当个技术员干嘛要去这种和国际神秘机关以及常人所不知道的另外一个世界挂钩的学校,闲着没事干了是吧!更何况能多上一个东高的我们学校的招生工作也就更好做一点……
“你的成绩可以上东高,你也有很大的职业选择范围……”班主任继续做着心理工作。
“我就是喜欢。”黄少天斩钉截铁。

黄少天并不知道此学校的情况,他只是纯粹地喜欢蓝雨这个学院而已。
而且蓝雨的招生官是魏琛。
能给他吹得天花乱坠。

不怕吹得不好听,就怕你不来。
光招生官们之间就会各种吹嘘。
“老叶啊,”魏琛坐在沙发上点了一根烟,“今年我搞到一个很好的小子。综合素质都不错,成绩理想,面试的时候除了话太多思维还是蛮灵活的。”
“你这是要和我抢生源咯?”叶修鄙夷地看了他一眼,“烟拿来,不要脸抢我学生还好意思不请客。”
“哟?这么厉害啊?”魏琛脸上浮现仿佛大吃一惊的神情,把烟扔给了叶修,“都没注册学籍就是你的学生了?不亏是老叶,真没下限。”
“比不过你,比不过你。”叶修熟练地点上烟。
“你啊,就等着看蓝雨今年的成绩吧。”
“谁说嘉世就没有业绩?之前蝉联三冠的星云杯这么没含金量?”
“行你牛逼,一边学习一边行政也是够可以的。”

再回到新生们。
两个人就一起坐在等车的长椅上。
“我说啊,荣耀学园招收来自全国各地的学生这一点十分耐人寻味啊,就你看咱俩都是广东人,还偏偏报的是同一个学院,那要是来自新疆的,东北的,海南的,都有可能是以后的同学,这相处起来会不会不太习惯,毕竟要住同一个宿舍,他们那边的风俗习惯和我们是生活习惯产生文化冲突怎么办?”
喻文州目光中充满着关怀:“这个新生说明会上应该会简单提及的。”
然后他非常后悔为什么自己要回答黄少天关于家乡的问题。
“卧槽!不仅是同学还是老乡啊!”
语气的激动程度令旁人不寒而栗。

然后黄少天从虾饺谈到了烧鹅。
期间喻文州一直保持点头微笑。
除了没点明白斩鸡是世界上最好吃的一道菜以外,别的说的都对。

评论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