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老绫子

画画吃藕 写文魔性
诚信赶稿 绝不填坑
今日紫微星变 主衰晦 忌绘画 宜打游戏
老夫打游戏去也

【鹰击长空】主喻黄全员向校园paro

习惯性开头说两句话
为了观看不会觉得眼睛累我们换一个格式写!
-----------------------------------------------------

3.
过了几分钟另外两个舍友也到了。
两位大哥看着在上铺愉快翱翔的黄少天一言不发。

“哦你俩是广州的?”在听完黄少天承包性地把喻文州也介绍了一遍之后,两位小哥分别开启了自我介绍模式。
“我南京的,”戴眼镜的小哥腼腆地笑了笑。
“我常州的。”另外一个看起来就像是高才生的小哥如是说。

喻文州想了想,对于南京他可能只知道一些历史知识。
黄少天想了想,对于南京他可能只知道鸭血粉丝汤。

于是在大家都铺好床后,经过喻文州的一番号召,大家决定把房间简单地检查一下。
然后黄少天准备去检查电器。
就在此时他看见了从另外一个下铺飞奔出去的南京小哥,飞快的揣上水壶去烧水。
然后等他检xiang查shou完空调的制冷效果后,他看见南京小哥揣着满的开水壶健步如飞地冲进厕所,
然后一股脑儿浇在了马桶上。

“卧槽老哥你这是什么新玩法?”黄少天仿佛感受到了文化冲击。

喻文州看着厕所被南京小哥一番暴力消毒过后惨不忍睹的景象,忽然觉得这个宿舍长的职位可能只有自己才能胜任了。

接下来四个人在对于房间的书桌怎么安排坐到喻文州的床上开始谈判。
“三位大哥,你们看啊,那个方桌很大对不对,而那两张写字台非常小,所以依我看,你们一定喜欢空旷能摊东西书桌,那么这样就好办了,我和喻文州一人占一张写字台委屈一下自己,你们俩用更为高级的大桌子吧,我用心这么良苦这么为你们着想就这么分配好吧。”黄少天叽里咕噜地说完一大长串话。
南京小哥推了推眼镜:“驳回。”
然后常州小哥眼里闪烁着诡异的光:“驳回。”
于是黄少天试探性地看了看旁边的喻文州。
“我怎么样都可以,你们分。”

于是黄少天感觉一瞬间失去了一个支柱。

“这样说吧,我也想要写字台。”南京小哥善意地笑道。
“同上。”常州小哥点头。
于是两人看向对面的喻文州。
“我一样的,无所谓。”

“好那么结果是二比一!黄少天同志你来和喻文州兄弟一起享受大桌子吧!”南京小哥飞快地把东西堆在写字台上。
“就这么定了!”常州小哥也饿虎扑食地冲向另一张写字台。
黄少天看着被人霸占之后的两张写字台们,
心底有点小委屈。

然后他看见了喻文州充满关怀的笑容。

于是他开始麻痹自己的感情。
行吧,不就是一张桌子吗,干嘛要在意这么多,反正都是用来写作业的,一点也不碍事,真的一点也不碍事,我才没有过意不去对吧,那两张写字台加在一起都没这张方桌大,有什么不好的,不就是老了矮了一点的木桌吗,那又能怎么样,我黄少天有什么不可以接受的!有什么!
然后他又看了看两个小哥
还是委屈地低下了头。

“就这么不愿意和我共用一张桌子?”喻文州笑了笑,拿出手机拍了一张桌子的照片。
“不不不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只是有点不太习惯而已……”黄少天连忙摇头。
“这样啊。”喻文州发送了一条信息。

上面附属了几个字:“麻烦了李叔,这个桌子不太方便学习,请帮忙设计一下,材料直接送宿管那就好。”

然后气氛开始变得尴尬了起来,因为没有人说话。
于是黄少天突然想到了什么,打开笔记本不住地搜索着。
坐对面的喻文州看他那严肃的样子有点忍俊不禁。

过了五分钟。
“靠!这学校怎么没网啊?我试着连了一个外面的网一点信号都没有!不是说宿舍都有网线吗这难道是逗我们?还是说学校丧心病狂地把网关了?真不体谅我们学生啊,太过分了太过分了。”
于是喻文州看了看他,又想了想。
然后发送了第二条短信:“网线也请拜托一下,虽然可能比较难。”

然后大家忽然想到了什么。
“宿舍长!”
南京小哥十分柯南地推了推眼镜:“这个职位很重要,只有最靠谱的才能当。”
然后他看了看再次检查房间的喻文州,一边打王者荣耀一边骂街的常州小哥,还有在电脑上疯狂敲键盘泄愤的黄少天。
于是他心里有数了。

“所以说宿舍长就让喻文州同志来担任一下吧。”
然后所有人齐刷刷地看向喻文州。

“没问题,老铁,”常州小哥想都没想。
“嗯没问题,我相信喻文州是一个正直的四好青年,一定能起到表率作用的。”黄少天也想都没想。
“行不用征求喻文州意见了,就这么定了。”南京小哥点头。

喻文州还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
貌似自己就这么被扣上了宿舍长的帽子。
不禁想发一张黑人问号脸以示心情。

评论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