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老绫子

画画吃藕 写文魔性
诚信赶稿 绝不填坑
今日紫微星变 主衰晦 忌绘画 宜打游戏
老夫打游戏去也

【鹰击长空】主喻黄全员向校园paro

非常感谢能喜欢我这个文的达瓦里希们
比个心!(竟然有人看我的文太感动了)
我一定会努力避免ooc的!(出息呢)
顺便跪求评论(笑
------------------------------------------------------------------------

4.

过了一个没网而且流量不足以支持打游戏的下午,终于有人敲响了401的门。
“哎哎出来集合了!晚上吃完晚饭还有别的活动!动作都给我快一点!”一个衣着很风纪委员的男生大吼一声,然后接着敲402的门。
看起来有点面露凶光,黄少天一瞬间以为是来训话的。

于是喻文州合起书放在一旁,整理了一下服饰便去提醒打了一个下午王者荣耀的常州小哥和看了一个下午古装电视剧的南京小哥。
没有必要去提醒黄少天,因为喻文州看见他早就跳起来在落地镜前戴帽子了。

常州小哥一边关上流量一边自吹刚刚的五杀。
南京小哥一边关上ipad一边感叹胡歌真帅。
然后常州小哥疑惑地看着南京小哥。

在那个很风纪委员的男生喊过话之后,大家乖巧地集中在了一楼大厅。
“现在没有高年级学生,我简单说一下,”男生举着话筒看起来像极了导游,“大家都饿了对不对,马上我们去所有院校学生共享的一个餐厅吃饭,切记,不要打架,不要撕逼,不要吹嘘我们蓝雨的过人之处我们要低调,不然被百花和一个叫叶修的看中了你就死定了!都知道了吧!要和平相处!”

实际上新生的队伍里混了几个高年级学生,毕竟有的学长和新生住一间屋。
“我和你们说哦,这个人是学生会副会长,”一个学长脸上带着神秘的微笑,“他当学生会长的时候那一届学生特别狂,上来就和百花杠上了,差点在晚宴上打起来,然后他的会长职位就被撤了。”
另一个学长补充:“然后每次晚宴上气氛很僵都是会长和叶修之间的冷场。”
“对虽然他们上课和我们不在一个地方但是叶修太嚣张了拿了三年的星云杯冠军,坐在我们副会长对面嘲讽他。”
“是的我们副会长连嘴上都说不过他。”
“被活生生压制。”
旁边的新人学生听得心惊肉跳。

然后两个学长开始吹起了叶修。
“叶修前辈是嘉世的,现在大一,”一个学长脸上带着迷弟般的幸福神情,“他在17岁那年被嘉世大学部门挖过去违规参加了一次星云杯,上来就拿了第一。然后就被这么许可继续去比赛了。”
“哎你别说的太厉害我们好歹是蓝雨的,”另一个学长用胳膊肘顶了顶他,“不过这个星云杯能蝉联确实蛮厉害。以前蓝雨也拿过第一,前几年只有第二,现在皇风上来了我们连第二都没了。”
于是新生们纷纷感慨,咱们怎么这么惨呢。

“那两个叽叽喳喳的,你们混进新生干什么?”学生会副会长严厉地清了清嗓子。
然后俩学长感觉自己隐蔽的挺好,怎么就被发现了?
一看旁边新生众星捧月般地围绕着自己。

没有人去听副会长讲了什么。

于是两个学长悻悻地走了。
“副会长啊,您加油干吧,反正马上也要毕业了你也再不能当会长了,我们会缅怀你的!”一个学长挥了挥手装出很心痛的样子。
“你们俩今晚留下来扫操场去!”副会长心头仿佛被刀扎一样,在滴血。

于是这届新生和以往学生一样在欢声笑语中来到了餐厅。
一个词,高级。
“你说这看起来是不是有点眼熟。”南京小哥神秘兮兮地凑到喻文州身边。
“怎么?”
“这就是霍格沃茨的山寨版吧?!”南京小哥低声惊呼。
喻文州其实也这么觉得,但他并没有说出口。
人人皆知的事情没必要再重复。

因为这餐厅,一楼就是模仿英国大学食堂建立的。

大家顺着队伍依次坐了下来,黄少天故意左移了三个身位坐在喻文州旁边。
然后报以一个老乡我们熟的灿烂笑容。

当时坐在对面越过堆积如山的面包看着黄少天笑的很甜的是一个妹子。
然后黄少天有点小雀跃,
问了一下身边的喻文州这是不是我们蓝雨的。
然后喻文州陈述了一个残酷的事实,
对面的是霸图的妹子,蓝雨是和尚庙。
妹子,不存在的。

怪不得黄少天感觉虽然魏琛报了一遍“下面是男生”但是却没有提及女生。
原来,这样啊。

在黄少天并没有去理会她后,对面霸图的妹子依然笑得很甜。
于是黄少天发现那笑容是冲着喻文州去的。
噢。

不得不说学校的菜是真的很好吃。
除了面包太多了一点,其他都很不错。中西合璧,顶天立地。
然后喻文州发现黄少天一直在吃肉,就贴心地夹了一筷子蔬菜给他。
黄少天想都没想就吃了下去。
然后……

“卧槽这个软软的绿色物体是什么玩意儿什么玩意儿!毒药吗!这能吃吗!”条件反射般地跳了起来。

数年之后两人进入了同一个部门工作,还是会听见熟悉的一句话:“少天,不要扔掉秋葵。”

评论(6)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