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老绫子

画画吃藕 写文魔性
诚信赶稿 绝不填坑
今日紫微星变 主衰晦 忌绘画 宜打游戏
老夫打游戏去也

【双花】平明梦(同人文)

嗯,大家好,我开始写文了。

原因很简单,双花这对cp实在太好吃了。太好吃了!所以想写一段文来寄托自己美好的情感(哀思),他们让我感触良多。(这几天脑海里全是这个)

双花真的是一个具有悲剧色彩但是同时又在不断寻求自己的梦的一个组合,虽然缺失了那么一些,但是仍然是美好的(乐乐这个孩子真的特别棒,大孙也非常好)。虫爹的结尾世界赛就戛然而止,可供人想象的空间也很多。

所以这段文大概讲的就是乐乐参加世界赛前夕的故事吧
(注意:人物可能严重ooc,并且引用了一点原文(对打过程对话),而且阿绫我不知道自己的脑洞是否和别人的重复了所以其实有那么一丝丝慌张x)

因为文笔不好所以各位看官凑合看看吧~

“你的技术看起来不错,要不要和我一起来个组合?”
“嗯?”倒在地上的那位明显意外了一下。
“你是谁?”他问道。
“孙哲平,狂剑士,落花狼藉。你呢?”
“张佳乐,弹药专家,百花缭乱。”
“那我们的战队呢?”孙哲平说。
“战队?”张佳乐看了看两人角色的名字,想了想:“双花?”
“双花哪里够,要百花才好。”孙哲平说。
那年,西部荒野,百花盛开。
------------------------------------------------------------------
以上为全职番外原文
------------------------------------------------------------------
又是一年盛夏。
荣耀世界邀请赛。
这份邀请函承担张佳乐心中的所有重量。世界邀请赛,意味着被选中的联盟选手,都有在世界舞台上一战的资格。
这是对被选中选手的肯定。
七月十三号兴欣胜出,季后赛尘埃落定。半决赛上自己所操纵的百花缭乱最后倒下的身影,仿佛已经是上个世纪的故事。
张佳乐叹了一口气。
四个亚军之后的包袱,总算是或多或少地放下了一点。看着自己的账号卡,百花缭乱四个字还如以往一样清晰可见,丝毫没有因岁月而变化过一分一毫。而自己,总是亏欠自己一个说法,一个能让自己绝对信服的结果。
张佳乐掏出小号浅花迷人的账号卡,熟练地登录进游戏。
百花公会的内部频道。
“哎哎!世界赛名单出来了!”
“真的假的?没唬人吧?”
“卧槽这么快!都有谁啊都有谁啊!”
“没过几天就要打比赛了能不快吗。”
“兴欣的叶修、苏沐橙和方锐,蓝雨的喻文州、黄少天,轮回的周泽楷、孙翔,微草的王杰希,霸图的张佳乐……还有张新杰,雷霆的肖时钦,烟雨的楚云秀,虚空的李轩还有呼啸的唐昊。”
“张佳乐啊……”
“是哦,那家伙现在可是霸图的人了。”
“叛徒!”
“人家好歹是国家队队员,别瞎bb。”
“你懂什么!你是不是百花的粉丝了!”
“……”
张佳乐继续等待下一句话。也是奇怪,自己为何会再看公会频道的聊天对话呢,毕竟百花已经是个过去式了。
他期待的是下一个冠军,第一个世界级的冠军,也是应该拼搏去得到的冠军。
“我看你们在这吵得倒好玩。”
“可惜,繁花血景无法传播到世界了。”
突然而来的一句话向张佳乐袭来。那年两人互相了解对方潜心研究出的打法惊艳了整个荣耀联盟。组合的建议,是孙哲平提出的,百花之名,也是孙哲平起的。一切的缘分都和这个人有关,但他却退役了。
而且,两人从此分道扬镳。
这句评论,字字诛心。

“检查结果出来了。”孙哲平不动声色地看着张佳乐。
“怎么样?”张佳乐心急如焚。
“我得休息一个夏天了,也许,不会回来了。”
自己的心脏仿佛摔在了地上,化作一地的琉璃。
良久,他大声而有力地说出三个字,咬字极其用力。
“孙哲平。”
“我会带着你的那份一起。”
孙哲平的脸上露出了淡淡的笑容。
“那就继续!”
两人再次陷入了沉默。
树影婆娑,蝉鸣声声,不知歌唱为何物。
低沉的声音响起。
“你走吧。”
“嗯。”

五年过去了,孙哲平放下了,张佳乐却没放下,依然做着双花的梦。那年浅花迷人遇见了再睡一夏,繁花血景在平民的舞台上大放光彩。张佳乐不禁想,是否还要像当年在百花战队里那般,亦或是和再睡一夏一起,疯一把?
张佳乐不知道。
他坐在电脑前,怔怔地望着电脑屏幕。“如果孙哲平没有受伤”这种话,已经见过多少次了。虽说凡事没有如果,但是自己也会不受控制地去想,百花战队拿到冠军,大孙和自己一起上台领奖,该会是一件多么羡煞旁人的事。
张佳乐不由得精神恍惚。
金色的细沙随风飘起,明晃晃的太阳之下是浩瀚无尽的沙漠。西部荒野,虽然荒凉,却不乏独特的美感。
自己这是走到这儿来了。
奇怪的是,明明是一个人走到这里的,现在周围却是一大片黑压压的人群。
“听说有高手来助战了!”一个玩家说。
“那咱这还打不打了?”另一个玩家小心谨慎地问。
“白痴啊你?咱们可是和人家pk,而且他们在下风。”
张佳乐看着这两位老兄的对话,逐渐开始对眼下的景象产生了一丝好奇。来百花的公会里帮助他们刷boss以补贴粉丝,这种事也不是一次两次了,固然这些话见怪不怪。他操纵者自己的百花缭乱在人群中不断地奔跑,想要到最前沿去一探究竟。
百花缭乱……?
奇怪了,明明登的是小号。
而且自己似乎并没有收到任何来自广大网民们发送的五花八门的消息。
自己何时入的队?
“咔咔”张佳乐不断地换着弹夹,在分析清楚敌我之后,熟练地丢出了一颗燃烧弹,霎时间黄沙之上腾出一大片绚烂的光影。
对方的战斗节奏貌似被打乱了。张佳乐仍然在人群中穿梭,枪口中打出一片又一片爆炸的烟花。眼看敌军的几个人已经被消灭,他便稍稍向后以寻求掩护。
“注意那个狂剑士!”突然有人喊道。
“哪里?哪个?”
“就那个,什么花!”
什么花?张佳乐心里有点疑惑,再次甩出了几个技能配合前方的近战弟兄们。看着百花缭乱不断下降的法力值,他再次从贴近前线的边缘钻了回去。
“靠!”敌军穿来一声饱含愤怒的咆哮。
“又死了!”他们仅存的一部分人中有人无力地喊道。
队里的一个神枪手很是得意:“看咱们这波节奏,完全能赢啊。关键是那个什么花……”他自以为是乘胜追击似的向前冲了过去。“……就是那个狂剑士……”
一柄染上血色的重剑向那个神枪手劈来,紧接着第二剑,第三剑……
“艹!”神枪手骂了一句,倒下了。
“那个叫什么花的,打的相当猛!”
张佳乐好不容易带起的节奏,正在一点一点被蚕食殆尽。继续在人群中奔跑配合队友的他,忽然发觉到了什么。
这是多年职业顶尖水准的洞察力。
被盯上了!
那个自己于大混战中不能看清名称的狂剑士在跟着自己!
人群一点点地溃退,张佳乐无奈地甩了一个爆缩式手雷出去,希望能将背后的不速之客击飞。
混战之中,不知是哪个枪炮师朝他背后开了一炮,瞬间身后漫天烟尘。
甩掉了吗……张佳乐心里松了口气。这狂剑士,论狂气,颇有几分大孙的姿态。而且,名字里也有一个花,无奈落花狼藉已经不再姓孙了。
能一直盯着自己,这狂剑士的水准还是相当不错的。
“轰!”
背后的烟尘随着风沙被突如其来的一击轰得四散。
张佳乐的百花缭乱,完全地,毫无保留地出现在了对手的眼中。
翻滚!
百花缭乱贴近地面,然后猛地回头,彻底地看清了来者的名字。
ID:落花狼藉。
“于锋?”张佳乐一时没摸清眼下的情况,于锋为何会在这个时候专程来打他?如果是为了再次树立百花的信心,这个时机未免也太不合适了。
而且这套装备也不是第十赛季上见到的那个落花狼藉的装备。
张佳乐甩出一颗感电式手雷,一边寻找拉开距离的机会。
没打中。
又是一击重剑砍下来,他不得不再次闪避。
张佳乐看了看百花缭乱的生命值,觉得自己应该有一战的机会。但是法力是快耗尽了,到头来只能尽可能摆脱对手。
黄沙之上,遍地都是玩家死后的尸体,将沙漠染得猩红。夕阳的余晖,愣是让惨烈的战场变得更添几分血色。
落花狼藉的重剑再次劈下来。
受身!
如果自己一直持续近战,对方开了血气唤醒,将会非常吃亏。
得赶紧拉开距离!
张佳乐不断地寻找可以远离落花狼藉的方法,但是那柄重剑挥舞的蛮横程度硬是将自己的节奏和走位给撕碎了。
生命值飞速下降。
这狂放不羁的打法让张佳乐感知到了什么。其实早在之前的一记崩山击打向自己时,张佳乐就已经产生了这种想法。
“你到底是谁!”他质问着对方。
落花狼藉没说话,回应张佳乐的是一击崩山击。
百花缭乱的界面逐渐变得灰白。看样子,是胜负已分了。
“你认识我?”落花狼藉问。
“你是不是孙哲平!”张佳乐一边打出这句话,一边喊出了声,尾音还在颤抖。
“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
“我观察你很久了,你的技术很好,我们来个组合吧!”
消息发送出去后,张佳乐才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
“好!”孙哲平爽快地答应了。“我们的战队叫什么名字?”
“我俩名字里都有花,照理来说应该双花,但是百花更好是不是?”张佳乐激动地双手颤抖,好不容易才打完这句话。
孙哲平像是很满意:“百花好,百花好。”
忍不住的两行泪水从张佳乐的脸上划过。

张佳乐迷迷糊糊地抬起头。
电脑没有关,浅花迷人还站在主城区的一条大路上。
他再次怔怔地望着屏幕。
原来,又做了一场平明的梦。

评论

热度(9)